快捷导航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2021-7-20 14:37| 发布者: 为林羽而来亩| 查看: 4189| 评论: 2| 查看评论

前些年,大连东软信息学院的一条“公式阶梯”在抖音、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大火。据说,因为A5教学楼经常上一些数学、物理公开课,所以学院把蓝底白字的公式条依照教学的依次贴在楼梯上,便当学生记忆。当然,阶梯的价值也其实不局限于通行和承载信息,世界各地还有许多阶梯,它们自己就是一件艺术品,以各种分歧的姿态向行人传递着美与祝愿。

玫瑰阶梯 伊朗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setighotb

在伊朗首都最长的一条街上,有一个铺满粉色玫瑰的阶梯。从整体上看,没有一个台阶出现在视野中,梯形侧壁支配交叉,高度能到行人的腰部,巨大的玫瑰连枝带叶地绽放在陶瓷墙面上,行走其间,如置身花海。玫瑰是伊朗的国花,波斯的诗人们曾无数次地赞美它,直到现在它仍浸润着人们的生活。它是米布丁和冰激凌上美味的点缀,是人们身上馥郁香气的来源,还是富含营养的补品。如今,作为政府美化城市的其中一环,它又被艺术家绘于阶梯旁,以另一种形态陪伴着当地的市民。

娜迦阶梯 泰国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zeynep.s.celik

想去清迈的素贴山双龙寺,须得爬过306级台阶。起点处,两条名为娜迦的巨蛇大张着嘴,俯首向天。蛇身随着地势一直绵延到顶端,伴着阶梯一路向上。据说,娜迦曾在佛祖冥想时护卫支配,所以在泰国寺庙的阶梯旁或屋顶上总有能看到这种巨蛇装饰。这里的台阶花纹简单,黑色的横纵线把橘色的台阶分隔成一个又一个小方块。巨蛇却是多彩的,甚至可以称得上华丽。随着它的起伏登到最高处,你可以俯瞰整个清迈。你也可以直接坐缆车上去,但可能会错失很多风景。

阶梯(庞巴尔侯爵宫) 葡萄牙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xandi_dxb

1755年,一场地震将里斯本的绝大部分建筑都酿成了废墟,庞巴尔侯爵主持了灾后的重建工作,这个庞巴尔侯爵宫就是他曾居住过的地方。宫殿的建筑风格以洛可可和巴洛克为主。殿外的石阶不长,支配各有一段可旋转而上,阶梯的侧壁装饰有蓝白双色的瓷砖画,富丽堂皇。当初,摩尔人在征服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时候,将这门结合绘画与烧制的艺术也一同带了过去。后来在当地人的钻研下,这门技艺开始被运用到整个墙面。同时地板、天花板、建筑外墙和宫殿内部中也开始流行这种装饰。如果你对这部分历史很感兴趣,还可以去里斯本国家瓷砖博物馆中一探究竟。

圣玛利亚·德尔蒙特阶梯 意大利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tasteofrunway

在西西里岛的卡尔塔吉罗内,一条142级台阶的阶梯向上延伸到圣玛利亚·德尔蒙特教堂。这条阶梯从上方俯瞰平平无奇,但如果从最下面开始缓步前行,就能看到正面花纹繁复的瓷砖。瓷砖的图案每一行都有分歧,有动物、几何图形、绽放的花等等。颜色主要为蓝、绿、黄、白四种。西西里岛漫长的历史都凝缩在这条阶梯上,从10到20世纪,阿拉伯、诺曼、西班牙和希腊文化都在上面留下了独特的印痕,瓷砖的设计还从文艺复兴、巴洛克和当代艺术中汲取了大量灵感。这里的夏季最为热闹,每到意大利传统的花毯节,由盆栽组成的巨型图案常贯穿整条阶梯,它可能就是一个花瓶的形状,也可能跟一些活动有关,比方2017年环意大利自行车赛结束时,盆栽就勾勒出一个粉色的自行车来。

塞勒隆阶梯 巴西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 karolandrini

这条阶梯是由个人出资修建的。智利艺术家乔治·塞勒隆游历了50多个国家,最后选择定居在巴西。当时他的家门口有一条灰扑扑的旧阶梯,连接着拉帕区和圣特蕾莎区。最初,他只用瓷砖修整了离家比来的一小段,后来为了向这个斑斓的国家致敬,塞勒隆又将计划扩展到了整条阶梯。瓷砖是黄、绿、蓝三色,与巴西国旗同色。周围的墙面用的是他最钟爱的红。塞勒隆自己的生活其实不富裕,剩下的台阶需要2000多个瓷砖才干修好,所以除了他从古董店里买回一些以外,还有一部分瓷砖来自路边和他人捐赠。如今,这里已经成为著名的摄影景点,如果你有机会近距离参不雅观,无妨在墙面上找找塞勒隆自己的照片。

马赛克艺术阶梯 美国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 shellkeb

旧金山的金门公园附近有一处几近废弃的阶梯,最初人们将它修在山坡上,连通底端的车站和坡顶的家。后来,随着有轨电车退出历史舞台,阶梯的利用率也大不如前。很多人路过此处都会留下涂鸦,让周围的居民清理起来非常费劲。最后社区开会决定,将阶梯完全做成一个艺术品。他们请来了两位当地的艺术家——艾琳·巴尔和科莱特·克拉彻来进行创作,同时社区内200多名志愿者也加入其中。他们运用了超出75000个马赛克瓷砖、镜子和黑色玻璃碎片,在阶梯上拼出了鱼类、贝壳等多种海洋生物。走过这163个台阶向外远眺,还能看到太平洋蔚蓝的海面。这里2005年正式对外开放,如今已成为不成错过的打卡地。

拉科齐阶梯 罗马尼亚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wanna_c

在特尔古穆列什流传着许多吸血鬼的传说,其中一个重要原型就是弗拉德·德古拉王子,他住在离城市200多公里的布朗城堡中。布莱姆·斯托克曾受此启发创作了小说《德古拉》。这座城市还有一个著名的王子——费伦茨·拉科齐二世,他曾在18世纪的时候领导匈牙利人民反抗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,拉科齐阶梯就是以这位王子的名字命名的。阶梯为红、黑、白三色,灵感来自于特兰西瓦尼亚的民族服装和农舍中经常使用的地毯,当地艺术生和志愿者们直接在阶梯上作画,用像素般的小方格组成了多种几何图形,非常有特色。

图形阶梯 黎巴嫩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fzarzar

这条阶梯位于贝鲁特,上面的每个台阶都排满了几何图形,大都是方块或是三角。每个图案都不大,以中线为基准,按彩虹的依次依次被涂上了赤橙黄绿青蓝紫。两边其实不完全对称,尤其是靠近中间的部分,颜色像是随意被涂抹上的,规整中带有一些设计感。事实上,这是艺术家团队“迪扎海纳”(Dihzahyners)系列作品的第5个。Dihzahyners在阿拉伯语中意为“设计师”,团队的成员大多是黎巴嫩美国大学的研究生。他们希望这些色彩斑斓的台阶能让人们的精神振奋起来。当他们抬步走上去的时候,能为身处这个城市而感到自豪。团队在征得政府和社区的同意后,还把作品上传到网络上,希望能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创作者加入进来。

通往星星的阶梯 韩国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moryug

阶梯在狭窄的小巷中蜿蜒而上,一次只能看到它的一小部分。148级台阶上有蝴蝶、人像、野花等各种图案。有些是人们直接画上去的,也有些是用瓷砖铺成的。除了人物以黑白为主,其他的都是很丰满的颜色,带有一丝童趣。阶梯位于釜山的甘川文化村,它的风格跟周围的建筑非常一致。站在山顶俯瞰,黑色的房子凹凸起伏又紧密相连,杂乱中出现出一派温馨和谐的景象。它又被称为是“韩国的圣托里尼”或是“釜山的马丘比丘”。从外不雅观上看,这两个别称好像都不是太恰当,因为这里既不是一片纯白,也不像古老的文明遗址,但联想到它曾的破败,如今的艺术氛围已经足以让人眼前一亮了。

龙阶 西班牙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eliarq

这两条阶梯通往奎尔公园中的百柱厅,远远看去似乎与日常所见的没什么分歧,但拾级而上就会发现,台阶其实不是清一色的混凝土,而是用同色的小块瓷砖拼成的。设计师安东尼·高迪对这种不规则的马赛克碎片尤为钟爱,整个公园都出现出类似的风格。两条阶梯中间那只蜥蜴喷泉是最典型的代表,它又被称为“高迪龙”,是这个公园乃至这座城市的重要标识表记标帜。2010年,巴塞罗那把“高迪龙”的复制品送到上海世博会参展,并让它作为一份礼物永久地留在了上海。

钢琴琴键阶梯 智利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tizianaolbrich

在其他城市,这短短29级台阶可能只能作为人们通行的工具,但在瓦尔帕莱索,再小的空间都足以供人们发挥想象。没有人知道是哪位艺术家在上面画上了钢琴的琴键,但人们行走其上无疑是愉悦的。阶梯旁的墙面上挂了几个黑色的车轮,与阶梯平行的墙侧还能看到用石子拼成的烛台,也同样没有人知道它们分别有何寓意,但在这个诗人巴勃鲁·聂鲁达最喜爱的城市,在这个智利的街头艺术之都,人们似乎不需要刨根问底,只需要安步其中就能领略它独特的魅力。

约克街阶梯 加拿大


“花花”台阶登不敷

图源:ins@lemonzest84

拜沃德市场是渥太华有名的娱乐区,人们在这里购物、品尝美食、感受浓郁的艺术氛围。约克街阶梯就在其中,台阶上绘着三只黑色的鹅,旁边配有一些颜色同样鲜艳的花草。艺术家们通过这个图案向过往的行人提出了一个问题:是什么把人们聚集在一起?不管大家有没有得出结论,这个图案都会在2022年被撤掉,随后新的图案会替换上来。这不是约克街阶梯独有的待遇,加蒂诺和渥太华的许多公共艺术作品都有着展出期限。每年都会有18到35岁的青年艺术家介入官方举办的角逐,而获胜者将不才一年用作品同大众交流并装点这个斑斓的城市。

来源:环球旅游周刊/徐盈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Copyright © 2015 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
020-88888888
周一至周六  8:00-17:30